「呼──哈啊──」我臉貼在地板不停喘氣,宗壓制我的頭部遲遲不放開,鼻涕跟眼淚都混雜在地板上,綜合出奇怪的黏液。
    
    我的腸子不停被攪弄,好像跟內臟攪混成一團,雖然很痛,但是被宗弄的還是舒服的要命。

    「至高,雖然剛剛生完孩子,但是你的裡面還是把我吸緊緊的。」宗舔弄舌頭,在我剛生完孩子的屁股不停插弄,蛋的黏膜也沾黏在他硬挺的根部,搞的黏呼呼像日本的納豆,連味道都很像,「我好愛你至高,我愛你。」

    不要用這麼粗暴的方式強暴後說愛我,我不能接受。

    「宗......宗我不要了......我不要了......」我耳邊傳來激烈啪滋啪滋聲響,宗緊縮的蛋蛋拍打我的屁股,他衝擊的力道跟次數把我逼近高潮,跟上次溫柔的結合差十萬八千里,這樣在生顆鴕鳥蛋都不是問題。

    「我要射了,把裡面射滿滿再做清潔,你還是最乾淨的。」宗僚起我的下巴親吻我,我清楚感受到他的分身正瘋狂痙攣,我那裡也吸允著濃郁的精液,說不定我又要懷孕了。

    他拔出剛射完精的分身,滴滴答答的液體流下,沒給我喘息的機會,用手指摳弄我的洞口最深處,發出滋滋水聲,被擠出很多空氣,宗的指頭動的很靈活,把我敏感的凸點弄的酥麻,「啊──宗拔出來......快拔出來......」說完我就射了,前面射到有點痛,快變成一種折磨。

    「還沒完。」宗的眼睛變成像動物一樣,連牙齒也爆出尖牙,跟我接吻的時候還會撞到他的尖牙。

    「我跟他真的沒怎樣!」我哭喊著,不相信我就算了,非得把我搞死他才甘願嗎?

    「至高......」他好像回神一點。

    我抓起旁邊的盆子,往宗的臉上砸過去,可能會傷到他俊俏的臉龐,但我豁出去了。

    趁他慌亂的同時,我抓起衣物抱起裝著蛋的籃子,也不管身體是否安好,就直接往外衝去,我只想逃離這裡,帶著我的蛋我的孩子們,離開這個瘋狂的地方。

    不知道奔跑多久,我身體好沉重,全身痠痛的要命,肌肉像被灌了鉛液,我已經不行了。我躲在草叢裡,把頭埋在籃子裡,淚水紛紛滴在蛋上面,好像在幫他們洗澡一樣,不過他們真的有夠髒的,上面黏膜灰灰乾乾的,要找地方替他們洗一洗。

    不知不覺我走到當初來到的海岸,我不敢接近跟宗見面的區域,我躲在石頭區一個小洞裡,這裡莫名的熟悉,好潮濕但很寧靜,適合逃避現實的地方。

    「我就知道你在這裡至高。」洞外傳來蒼老的聲音,是外婆。

    除了外婆,她身後還有好幾位村民,每個人都像餓了好幾天,虎視眈眈的盯著我手上的籃子,不,應該是籃子裡的蛋。

    我緊緊抱住籃子,「不要過來──外婆妳......」我沒想到外婆也是吃蛋發瘋的村民之一。

    「你媽媽常躲在這裡。」外婆沉下臉。

    我還來不及發出求救的訊息,就被一群壯的跟牛一樣的老人架住摀住嘴巴,無論怎麼哭喊跟掙扎,始終被搶走籃子,他們目標很明確是要吃掉這些蛋跟我。

    不行......我已經沒力氣反抗,好累。

    我可以放棄自己卻不想失去孩子,我使盡全力頭擊村民,一陣掙扎混亂後,壓制我的人越來越多,我看著他們抓起蛋開始平分,雖然村民起點爭吵,但年齡越高的必須先食用,這是古老的規矩。

    「殺了我吧......不要吃他們......」

    「等等就到你了。」一名村名手持水果刀,在我面前搖晃。

    他們把蛋輕輕敲擊石尖,避免整個破裂,從上面撕裂碎裂的蛋殼,像撥水煮蛋一樣。「奇怪,這次怎麼裡面都是水?」一名老村民拿著剛剛撥開前端的蛋狐疑看著,裡面溢出墨綠色的液體,濃稠的像鼻涕一樣,還非常臭。

    他的疑問沒有持續很久,有一位村民拿著一鍋剛煮沸的湯,裡面有香菇、蘿蔔、木耳等豐富蔬菜,似乎要煮美味的蛋花湯,等較年長的村民吃珍貴的全蛋後,其他村民只能喝點打散的蛋湯,這樣就有延壽的功效,只是效果沒這麼維持。

    很快的籃子已經沒有蛋,他們露出嫌棄的表情,一點也無法滿足他們。

    我咬的嘴唇已經破皮流血,心裂開來的疼痛,快要喘不過氣,宗......宗你在哪裡,突然瘋狂的需要一個人陪我。

    「至高你快走。」外婆把一名壓制我的村民打暈,用他手上的刀切斷綁住我的繩子,其他人正在享用美食,並沒注意到。

    「當初不是警告你別亂跑的嗎?」外婆有點生氣,但是還是很關心我,「那時候我就很擔心妳媽會被抓去生蛋,所以很小就把她送到都市去,我應該要拒絕她把妳你回來的,我真的是老糊塗。」懊悔的神情爬滿外婆的臉。

    「我就知道你下不了手!」還是被發現。

    「快走啊!至高!」外婆把我推開,自己已經被成群的村民抓住,等我最後一次回頭時,外婆已經口吐鮮血,身上的衣服被染紅,最後一聲呼喚著媽媽的名字,眼睛瞪的豆大。

    我崩潰的往外跑,沙灘讓我行動變的很緩慢,跑的速度無法很迅速,好想回頭救外婆,但是我知道一切都來不及,我含著眼淚很鹹苦苦的,現在的我該怎麼辦。

    再跑沒有多遠,在烈陽下看見兩個身影站在前方,一個熟悉的是宗,心情得到暫時的救贖,一個好像是上次在海邊跟他很親暱的長髮女子,「麥,我受不了,殺光他們。」

    「宗,你知道殺光他們我們就必須遷移。」麥撥弄他的頭髮,要整個族群遷移是一件很浩大的工程,況且幾百年來的海龍王並沒有為了孕母做這種荒謬事情。

    宗看見我如此狼狽,也跑不動了,他快速衝向我。這不是一般人可以在沙灘上奔跑的速度,他把我擁入懷裡,這種溫熱的觸感好舒服,他身上一股海鹹味變得好香甜,原來我根本無法離開宗扭曲束縛,即使我不是女人,但是只要待在他身邊什麼都好。「宗......我好害怕......」我又開始啜泣,聲音很沙啞。

    宗溫柔的撫摸我的頭髮,輕輕拍掉沾染上面的白沙,「不用怕,有我在。」說完,他就對那名叫麥的人使眼色,是我的錯覺嗎?那個長髮的"女子"開坦著胸口,結實的胸襟比宗還要強壯,誘人而驚人的六塊肌線條完美的展露無遺。

    一個男人幹嘛留長髮又長得如此美麗,但是他還是強勁的情敵。

    麥的手轉換扭曲成剛硬的魚鰭,像刀刃銳利的切割村民的肉體,血肉跟骨頭漂亮且大量噴血在海灘,漲潮的海水吸收村民的血液跟內臟。我躲在宗的身體裡發抖,他用手蓋住我的眼睛把我埋進他的肉牆裡,太過於血腥畫面不適合我觀賞,「啊──救命啊!」我耳邊不停傳來村民的慘叫聲跟求饒。

    外婆,你在天堂看見害你的人都得到報應了嗎?我內心有些許的慰藉。

    「為了你,我願意放棄一切。」宗在我耳邊親暱說著。

    「可是......可是我們的孩子......我們的蛋.......被吃掉了。」想到那個畫面,眼淚又像斷線的水珠崩堤,多麼慘忍的畫面。

    「那些蛋裡面已經沒生命,流浪漢給你打的針讓蛋變成毒液。」宗抱著我漸漸走向海面,「只要吃蛋的村民已經非常痛苦,麥只是幫他們快點解脫。」他溫柔的對著我微笑,宗的笑容根本就是療育的神仙丹。

    「你怎麼會知道?」我疑問。

    宗沒有回答我,「因為那些都不是我的孩子。」外型來看,這些蛋已經死了,從蔓延在外面的血管透露著毒液,所以宗那時候根本不在意那些蛋。    

    我眼角瞄到有些村民已經把那一鍋蛋湯捧回村子,要跟家人分享。

    「麥,不用管村子,我要帶至高回去,反正他們都會死。」

    「海龍王你這樣值得嗎?」麥一臉不悅盯著我看,畢竟他最喜歡的海龍王大人對我死心踏地的,怎樣?忌妒嗎?

    「值得,當然值得。」宗看著我,眼裡好像只有我的身影,雖然不懂宗為什麼會如此鍾愛我,我感到很意外也很驚訝,畢竟我只是普通人,而他是神話的海龍王,這種異族戀在二十一世紀似乎很難想像。

    我不想問,我也不敢問。

    「我們再回去生蛋吧!至高。」現在的我肩膀已經溢滿海水。

    「你在胡說什麼......」真的很可惡,不要在這種時間說這種害羞的話。

    海浪打出一層一層浪花,我跟著走向海裡,鼻腔灌滿海水,嗆的我一直咳嗽,「不要怕,等一下就不痛苦了。」宗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繚繞,慢慢鎮定我混亂緊繃的身心,他牽著我的手,我覺得他慢慢不像人類,臉上的鱗無限增加,額頭也突出大塊的角。

    「我要你當我的妻子。」看到一隻很神威的海馬說要當我的妻子,感覺好笑又感動。「我現在就好想跟你做愛。」

    「請不要這樣!」

    我捏緊他的爪子,雖然不能講話,但是我點點頭,我想要幫他生更多的蛋,更多的小龍王,媽媽、外婆我很幸福,非常的幸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全劇終-----------有沒有第二部我不知道.............

    彩蛋

    「至高!至高!至高你在哪裡啊──我的兒子啊──」這名女子跪在海灘上大喊,她打算在這個禮拜就要到這裡接兒子回去,現在卻怎麼也找不到了,而且村子裡還發生這麼恐怖的事情,媽媽也死了,對她打擊太大太難接受。

    「小姐你冷靜,我們在村子裡78位裡有確認身分的村民跟5名沒辦法確認身分的屍體裡面,也沒有您說的大學年輕人,裡面全部都是有上百歲的老人了。」一名警察對著他報告,雖然他很困惑,裡面幾乎沒有年輕人。

    那名女子突然站起來朝著她小時候住的家衝去,「媽......媽.......」不管她怎麼叫喊,已經沒有母親的下落兒子的身影,裡面的擺設還可以看出有一間房間裡面都放滿兒子的東西。

    等她收到通知後,村民一半被奇怪的發瘋份子砍殺在海灘,能不能找回全屍還是一個問題。後來那鍋神秘的綠色湯,這個日子大概是慶典什麼的,村民不約而同地來到學校的體育場開始食用著,當然圍著鍋的人死得很淒涼,漸漸地在村子的各個角落都有口吐白沫或吐血的人,這裡都變成人間煉獄。

    「你們有沒有覺得這些死去的村民......已經有好幾百歲了嗎?」

    「不可能,能活到一百多就算了,這個體內器官大概有三百多歲的存活時間,只是器官什麼的都很不好,大概是用空殼子在生活。」

    這個女子是至高的媽媽叫夏萍,很普通的女性也非常愛自己的兒子,想起小時候媽媽一直想盡辦法要她離開這個村子,看來媽媽有一些秘密並來不及跟夏萍說個清楚,雖然小時後她以為是媽媽不愛她,嫌她是個累贅。

    有一名身高有185cm以上的警察走向屍體,他的臉很冷酷不愛說話,但是她很仔細看著每個村名受傷的切口跟死亡方式,他默默地說「麥......」

    「誰是麥?」夏萍好奇看著他,該不會口中那個人是什麼連續殺人犯,把兒子給......

    不要說夏萍聽到麥會衝動,就連那名警察的胸口也揪了一下,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。

    「你兒子應該沒是。」他試著想安慰夏萍的心情

    「你一定知道他在那裡吧!我求求你帶我去見他!」
    
    警察沉默並沒有說話,他嗅著拿來提神的薄荷油,試著不要讓自己頭疼難耐,「要我有空,沒空妳就等幾年再說。」他冷冷的看著失落的夏萍,現在的夏萍已經走投無路。

    「我就在這裡等你,如果你願意的話,就帶著我一起去找吧!」

---彩蛋結束----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鏡 的頭像
小鏡

花一般的泡麵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