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尿了不少液體在盆子裡,液體打到盆子濺出水珠在榻榻米上,我咬著下唇發出痛苦的呻吟。    
    
    我被懸吊在木樑上,這個房間是老舊日式格局,天花板是木頭架起的,發出濃郁的潮濕味,「尿完了嗎?」流浪漢把盆子拿走倒在後院裡,他說可以幫助花草生長。

    嗚嗚嗚──我嘴巴塞著白布綁的死死的,只能發出抗議的聲音。我滿臉通紅著,因為我雙腿被打開摺疊綁起,沒穿褲子展開大大的,生殖器跟蛋蛋都暴露在流浪漢面前,如果放我走,我一定揍他一頓。

    流浪漢盤腿坐在我面前,眼神直視著我羞恥的部分,沒多久他又看著我的臉,「當初祐容跟你差不多年紀。」他從衣服內側拿出一張泛黃照片,邊邊角角都已經破損髒汙,連裡面的人物也是黑白色的。

    他凝視這張照片良久,我看不清楚因為表面已經褪色的嚴重。

    他眼角擠出一條淚水,感覺很深刻又不捨,「這個村子裡的人都瘋了。」他深吸一口氣想繼續他的故事,但是為什麼不把我放下來再慢慢說呢?「不知道哪年村民在封鎖的海岸撿到幾顆"蛋",沒想到共食蛋的那些村民每個都活超過一百歲以上,奇蹟的是,都沒有老去。」

    這種神話般的故事很常見,在這種偏鄉說有妖怪會出來殺人也不奇怪。

    流浪漢默默拿出一個籃子,裡面鋪滿了毛巾,「等一下生蛋的時候掉下來比較不會破掉。」

    我可以稍微理解他的意思,因為我的肚子大的恐怖,才經過兩天的時間已經變成這樣,肚皮偶爾還會浮出一顆一顆的痕跡,看來不用等八個月,兩天就可以生孩子。

    「其實沒有這個快可以生蛋的,因為我給你打了一針催產劑,這是我這麼多年下終於研發出來的。」我驚悚的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,這個男人到底對我做了什麼,「你是我第一個實驗品,其實是不想傷害你,不然直接把你的肚子頗開就可以了。」

    他輕柔的摸著我的肚子,我覺得嘔心的不得了。「因為你真的像極祐容。」

    他握住我的陽物,天啊!不舒服的感覺蔓延全身,不像宗那種快感激烈,我搖擺起身體,試著掙脫一切,連木樑都發出嘎嘎的聲響,但是他的動作沒有停止,好像知道我敏感地帶在哪。沒多久我還是順著身體的慾望,噴射出腥臭的液體。

    「村子裡的人知道每到一段時間海裡就會出現傳說中的海龍王,跟他交媾後就會生下蛋,大家都是吃著蛋而活著,但是......但是那些蛋都是海龍王的孩子,海龍王憤怒的殺害啃食村裡的年輕人,所以這個村子沒有年輕人,剩下的都是過百歲的老人。」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將我的精液抹像我的屁眼,用兩根手撐大攪弄著,感覺好像要挖出腸內的素便。「但是那些老人會隨著時間身體會產生莫名的疼痛,皮膚像被蟲子吃掉一圈一圈,多恐怖、好痛癢,又死不了痛不欲生,必須再靠著吃蛋苟活著。」

    「那年我跟祐容剛剛來到這個村子,村子裡的人為了要維持身體狀態加上沒年輕人可以貢獻生蛋,於是就把主意放在比較嬌小無反抗能力的祐容,逼迫他生下了蛋,吃下蛋。最後精神崩裂的村民,發狂的把剛生完蛋的祐容也斬殺生吃,並熱情的與我分食。」流浪漢越講越激動,手指的動作更快速刺激,弄得我真的極度不舒服,好想嘔吐,但是我總算明白原來這裡詭譎的讓人難以置信,難道宗就是海龍王嗎?太神話了,不過我能懷孕這件事,卻讓人難以解釋。

    他的聲音開始沙啞哽咽,摸著我的肚子,「我以為祐容奇蹟的懷孕,我居然讓身為男生的祐容懷孕,每天得過的好開心好期待,一點也不在意他壓抑極度扭曲的壓力跟不安。」他貼著我的肚子哭著,我開始同情這個人。

    突然,我的肚子一陣抽痛,劇烈在腸內攪動翻滾,一顆一顆的在我腸內形成圓形異物,什麼可以如此強烈的感覺,我咬著嘴唇,身體無法再繼續忍受這種痛楚。「看來已經要生了。」

    就是這個傢伙,剛剛露出一絲的同情都是浪費,為了可以讓我順利生產,流浪漢很努力濕潤我的洞口,現在黏答答的,而且被撐的好大。茶葉蛋大小的東西被我用力的擠出來,像蹲馬桶一樣的感覺,一顆兩顆三顆掉進籃子裡,我就像一隻巨大的母雞,蛋外頭裹著一層黏膜保護,彈性跟黏度很強烈,在我屁股牽著一條一條的絲狀扯不開。

    「王──王八蛋......我快要痛死了......」我相信現在的醫學技術一定有無痛生產這種事情,但是醫生要如何面對懷孕男人這件事情。

    流浪漢仔細看著蛋被擠出來的情況,有時候還會協助幫我把蛋擠出來,小心翼翼的把他們鋪平在籃子裡,好像剛剛收成完的新鮮雞蛋,一顆一顆排放好,這些都是我的孩子,都是我辛苦生下的孩子。

    「總共8顆,果然年輕一點蛋可以生多一點。」

    我喘著氣,眼淚跟鼻子流滿整個面部,我吸著鼻涕,身體傳來強烈的虛弱感,「放我下來......」我的眼淚無法停止,因為身體傳來的痛楚沒有削減,但是我好想看看那些小東西,我需要孵化他們嗎?坐在上面之類的。

    「聽說這些蛋經過幾年後,只要存活下來的就可以當上下一屆的海龍王,當然還沒成為人型之前吃掉就可以長生不老,但是這是有下過藥的蛋,所以他們吃了之後──」流浪漢捧著我剛生下的蛋不停講著,不管講什麼我都不想聽,也聽不下去。
    
    「放開至高跟我的孩子們。」門被用力推開,打斷他的自言自語。

    宗站在門外,眼神極度憤怒,好像銳利的一把刀,嚇的流浪漢爬遠幾步。「你......你就是海龍王?」宗的臉爬滿了鱗片,眼睛也變成金黃色尖細狀態,果然他就是海龍王。

    「我就跟你說,放、開、他、們──」他每說一句話就走近一步,氣勢讓流浪漢全身動彈不得,宗沒有多久就走到他的面前,雙手掐著流浪漢的脖子,使勁全力,手背爆出青色的管線。

    「宗......宗不要......」其實我很害怕,我一點也不想看到有人死掉或是殺人的畫面,太血腥太暴力了,對胎教不好。

    宗失去了理智,沒多久流浪漢的吐著舌頭,眼珠凸出充滿血絲,口吐白沫就這樣死去了。「啊──啊──」我太害怕了,這一切都是夢,只要一直尖叫就會吵醒睡夢中的外婆,她就可以把我叫醒。

    宗持續聽見我的尖叫聲,他甩開無氣息的流浪漢,碰的一聲像垃圾被丟在旁邊,「至高不要怕,不要怕,他已經死了,沒辦法再傷害你了。」他依舊對我露出甜甜的微笑,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。

    「你不要碰我!」宗想觸碰我的臉頰貼緊我的肌膚,但是我無法接受他手上沾滿死亡的白沫跟眼淚,好恐怖好不舒服的味道。

    他停止動作,「剛剛他是不是讓你發洩了,很舒服嗎?你心疼他嗎?」他收起微笑轉為冷意,看著我垂軟的根部跟殘留的精液就知道,但是絕對不是他想的那樣,這一切都扯的四五八亂的。

    宗把我解下柱子,我終於到地面的感覺,但是手上的繩子依舊綁的老緊,被繩子勒住的地方開始發紫,手部也痛痛麻麻的,他把我按壓在地板上,「你是我的,我要幫你把身上的汙穢都清理乾淨。」

    「宗......宗你不要這樣......」我根本沒辦法掙扎,雙腳被他扯開,屁股那裏被撐大撐痛得很強烈,剛剛生過蛋的痕跡還沒完全密合,我好擔心以後上大號會忍不住流出來。

    「裡面看得一清二楚,直接進去攪翻你生孩子的地方,用我的精液洗掉被那個傢伙弄髒的部分。」

    我強力搖著頭,真的不要,不要強暴我,我才剛剛生完孩子──

待續--

這是我第三天的修羅作品
修羅day3

#挑戰修羅60天

*每日的創作,條件:不管颳風下雨每天都要發表創作或是創作,圖文不限,題材不限,可以寫日記、心情(非廢文噗)、短文、散文、詩、草稿、設定、圖稿過程等──(不一定要發表出來,但是要有紀錄唷~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鏡 的頭像
小鏡

花一般的泡麵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