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鍋粥看起來很油膩,但是我相信外婆已經煮的很清淡了,可是我吞不下任何一口,只想吃生魚,不是一般的生魚片,而是宗親自拿給我的那些新鮮的海魚,沒有去鱗去內臟,那種最天然的口味。

    「你怎麼不吃?」外婆看著我盯著鍋內良久,卻遲遲無法沒去動湯匙。

    我無力的搖搖頭,雖然吃不下但是肚子卻一天比一天還腫脹,看起來很像胃凸,可是我可以感受到肚子內部的振動。不會吧…...我真的懷孕了嗎?我還真不敢相信,要從哪裡生出來?我要產檢嗎?我會不會被抓去做實驗啊──
    
    不行,我要去找宗。

    「不准出去。」外婆冷冷的一句話劃破空氣,直接斷了我的自由。

    「為什麼?我已經悶在家裡好幾天了?」
    
    外婆含下一口白飯,「你身體不舒服就是不可以出門,等等去把碗洗一洗。」外婆放下碗筷,碗裡的剩飯還多,「你的肚子變大了......」外婆瞇起雙眼,老垂的眼皮更遮住大半的眼睛,但是銳利的眼光沒減少殺傷力。

    我摸摸肚子,真糟糕才沒過幾天肚子已經變的這麼大了,看來只好寬鬆一點的上衣,希望外婆不要大驚小怪。

    雖然很不悅,但是外婆這種一板一眼的個性真的很難溝通,只好想辦法溜出去。

    我躲在房間裡眺望著天空,是非常美的棉花糖造型,一球一球的排滿整個天空,天氣好的清香,濃濃的太陽暖意充滿我的鼻囊。

    一開始很排斥鄉下的我到現在如此熱愛,這裡的時間走的特別緩慢,好像在交界點佈下禁止進入的石頭鎮,與世無爭的感覺真的很好。

    自從跟宗激烈恩愛後,身體除了肚子鼓鼓的以外,那些不舒服都消失了。想起宗纏綿又濕潤的吻,還狠狠的用那根巨物在我的身體肆意翻攪,我只能像一隻母狗一樣翹著屁股,懸垂著舌頭不停跟他交歡。

    想到我臉頰到耳根都泛起紅意,天啊──我到底在幹嘛,想起那個畫面我整個身體都在顫抖。

    我躲在床裡可以聞到我射出來精液的腥臭,搓揉幾下就射了,感覺身體被調教的非常有敏感。我用手指頭插進屁眼裡,太舒服了......以前怎麼沒覺得這裡可以這麼愉快,我一邊幻想昨天的情景跟宗的氣味,一邊用指頭快速插弄屁股,「宗......宗我要射了......我要射了......」我的精液溢流出小洞,激烈的往上射出曲線,弄髒了床單跟棉被,順著我的屁股線條沾濕屁股。

    這種空虛感真的太深刻,感覺內臟都要被掏空。

    我躡手躡腳的爬出窗戶,這個窗戶設定的有點小,因為宗非常瘦很好鑽,是不是我最近吃太好了,肚子卡的難受,好不容易擠出來,就下定決心要減肥。

    不對,肚子裡的孩子是需要營養的。

    我在想什麼......被宗搞的腦子都打結了,就說男人不可能懷孕的,我摸摸肚子,應該是吧,應該是......不會懷孕的吧?

    我走在街上,感受到一堆目光在注視著我,不是很友善,讓我不舒服到極點。因為在這裡已經有一陣子了,村子裡的人也認識我差不多,還有些老人覺得我跟媽媽長的很像很親切,可是今天全變了,變的好不熟悉好恐怖。

    「哇──好美味的樣子」嘩的一聲有一婦人衝出路邊樹叢,她的臉貼住我的肚子,好像很飢渴。

    「老婆,老婆!妳不要這樣,會嚇到人家的。」過沒多久也走出一位大叔,看來是這個婦人老公,雖然這裡人口很少,我還是沒記得這是哪戶人家。

    大叔半拖半拉的把那個婦人拖走,嘴巴碎碎著不好意思,還沒有走遠,我微微聽到大叔對著婦人小聲說道,「妳怎麼這麼心急,嚇到人家會影響到肚子的蛋──」我不清楚自己有沒有聽錯,但是我的確聽到他們說我肚子裡有蛋。

    我還沒有回神,耳邊又傳來一個聲音。

    「我勸你快點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。」這裡長椅上都會坐著一名流浪漢,蓬頭垢面的非常沒精神,每次只會呆呆看著天空,嘴巴喃喃自語的。

    是在跟我說話嗎?我並沒有理會。

    「你的肚子已經有蛋了,這個村子裡會傳開,沒想到這次還是選擇男的......」他繼續看著天空沒有跟我眼神交會。

    我走近想聽的更清楚,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  「我今年95歲,不是大叔了,可以做你阿公。」

    雖然他臉都佈滿灰塵,頭髮也炸開黏膩,但五官深邃細膩,但是絕對不可能是他口中的95歲。大概是精神上有問題,我居然還想仔細聽他說話,嘆了一口氣就決定走人了。

    「他們會吃掉你下的蛋。」流浪漢表情很驚悚很痛苦,「當然也不會放過你的肉體。」他的臉開始扭曲尖叫,不停的哭喊著。「祐容......我的祐容就這樣被吃掉了......」

    他試著想抓住我的手,我害怕的甩開他的手逃離那裡,這一路上一直在驚嚇中,我選擇很難走的小路逃避村人,大家好像都變了模樣,連之前很疼我的長輩也開始露出斜睨心機的表情。

    好不容易逃到我們常在一起的海灘上,感覺懸在心裡的石頭暫時卸下,我從之前的大石頭後面緩緩走過去,遠遠的就看見宗的身影。
    
    「宗......宗......」正當我有點疲倦想快點跑到他懷裡時,發現他身邊還有一位女性,他們站在海水上講話,似乎沒察覺到我的存在。
    
    「您居然找一位男性當孕母,這樣太草率了,雖然他是上一個挑選出孕母的兒子,但是畢竟是男性,如果像之前發生一樣的事情怎麼辦?」那個女子非常的美艷,素顏的女性怎麼可以如此脫凡,她的一舉一動都優雅氣質,更別說超犯規的胸部曲線,只要是男性都會勃起。

    孕母?是在說我嗎?

    「沒辦法,我們族人是無法自行懷孕的,我得快找到孕母替我們生孩子。」宗冷冷的說。

    海邊的風冷冷吹起,我沒有穿外套就出來是有點冒險,但是我還是躲在這裡,就像第一次偷偷看著宗的情景是一樣的。

    那個要替他們生孩子的人,就是我嗎?

    「也對啦!找一個男生來生孩子,這樣比較不會被那些貪得無厭的賤民發現,您真聰明。」

    「找至高生孩子,我有點後悔。」

    我抓著胸口,這是口口聲聲說愛我的宗嗎?原來我只是他生孩子的工具,好痛苦......痛苦的快不能呼吸了。

    那名女子抓著宗的手臂,「那如果我不是族人,你一定也可以找我生蛋了。」那女子笑得好燦爛,如果我沒有發覺自己喜歡男生,也許我會愛上她。

    宗沒有說話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,就是他的笑容依舊這麼美好,對於第一次喜歡別人又是同性來說,我的戀愛故事開頭是美好的,只是結局是這麼不堪。

    我默默轉身想走人,雖然眼前暈眩不得了,好像血液無法流竄到腦內補充氧氣,也是我的眼淚溢滿眼眶,反正所有難受的狀況都瞬間集中起來。「哈......哈......」我的鼻腔被鼻涕塞的無法呼吸,我盡可能的用嘴巴喘息,也許我閉上嘴巴,就可以把自己悶死。

    「至高?是至高嗎?」可能是我急著要離開發出了聲音,就像肥皂劇一樣就被對方聽到,我不能回頭,一回頭看見宗我會痛苦的馬上死掉。

    「你不能用跑的,快回來。」

    「您不可以離開水面啊!」那名女子死命的抓住宗的手,但是被宗甩個幾下她整個落坐在海面。

    他不停追在我後面,速度不快,平常他動作很快速的,今天整個緩慢很多。我才不要管他......死都不想管他......

    好想吐,跑了沒多少距離我已經反胃很嚴重,感覺胃袋隨著震動搖擺,宗我好恨你,我好想這樣跑著跑著就回到都市,回到那個不美滿的家也好,回到那個只讀書沒有未來的學校也好,反正我就不想再看他一眼。

    我隨便找一個地方撐著嘔吐,想說休息一下後就要繼續往前衝。

    沒有讓我喘息很久,後面有人摀住我的嘴巴強行把我拖走,「嗚──」我在他手掌心裡嗚嗚嗚的喊叫著,沒有辦法掙扎,四肢好無力,沒吃飯沒喝水加上身心十分疲倦,我已經累得無法動彈了。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鏡 的頭像
小鏡

花一般的泡麵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