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下的夜晚特別寧靜,微微聽見草叢裡的蟲鳴,我抱著肚子呻吟著,已經發熱發疼了第三天,根本快不能下床行走,我現在非常想尿尿。

    上次被宗灌下奇怪的珠子進肚,我的情慾發脹的快速,那根分身也挺的直直,我只能騙外婆說我鬧肚子,一整天想辦法躺在床上。現在除了全身發燙刺麻,我還得自行解決這個尷尬,「宗......宗......」我不自覺喊出宗的名字,也許心裡想請他來拯救我,別讓我這麼難受了,但是我怎麼說的出來。。

    「至高你真性感。」宗趴在我的窗外看著我,像是欣賞什麼演出,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    「宗......你怎麼在那裏?」其實我腦袋根本沒辦法思考太多,或許我產生幻覺了。但是我的手並沒有停下來,因為感覺就快射了,可惡,難道宗要在那裏看著我發洩嗎?

    「啊......啊......」我低吟著,手掌心沾滿稀濃的液體,可能這幾天弄出來多,精液都變得稀稀水水的。

    但是每次發洩出來全身都很無力,我依舊癱在床上,但是窗邊的宗已經消失,難道真的是我的錯覺嗎?

    我的耳邊傳來輕輕的聲音,就像當初第一次跟宗聊天的音調,「至高,你已經準備要懷孕了對吧?」不對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他已經溜到我床邊,褲子已經滑脫,他那根東西硬挺的在我面前不遠,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別的男性的陽物,非常有威脅性。

    雖然是我喜歡的宗,但是我還是沒辦法接受。

    「不要......」我想往後退,但是房間很小加上我根本動不了,宗的陽物前端小洞開始流出興奮的液體,發出一股腥臭味,參著海的味道。

    他把我壓制住避免我亂動,這個床咚壓的溫柔,他用舌頭輕舔著我的唇瓣,開始瘋狂含住我的下唇跟舌頭,兩個人的唾液互相交換吞嚥,我都不知道吞下的液體是我的還是他的,只知道兩個的情慾都被瞬間燃燒。

    他發現我快喘不過氣,才捨不得離開我的嘴唇,用手指抵住我的嘴巴,「噓──太大聲會被你外婆聽到。」他的眼神透露些光芒,提醒著我。

    宗整個身體壓在我身上,我可以很清楚感受到他的陽物抵著我,好像隨時都想攻占我的身體。但是我好害怕,想到國中的時候男同學被哥哥霸道了,他說那種感覺就像便祕卡在屁股裡面,很痛很難受,還會流血......

    我的手抵住宗的胸口,他很瘦還露出一點勒骨,但是腹部有很明顯的肌肉線條,大概是去海裡抓魚練出來的。他的力氣很大,還是我全身無力,根本就無法挪動他的身體,「不要推開我,你要幫我生孩子,我會疼你一輩子的。」他的眼神很堅定,堅定的讓我覺得身體已經被侵犯了。

    「可是我很怕......」我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孬,想到不管高中還是國中我都是校內令人害怕的小混混,每天打架嗆聲也沒再擔心,但是面對宗,我就繳械了。

    宗抓住我彎軟的分身,他的手有點粗糙,但是溫溫熱熱的感覺真的太舒服了,他用拇指撫摸著龜頭,上面殘留的精液濕濕滑滑的,敏感的讓我身體不停顫抖,「被我下蛋了,應該很難受吧!」他靠著我的臉,吸允我的味道,手溫柔對著我的根部上下滑動。

    原來這幾天這麼不舒服是因為那天他給我吞的奇怪東西,但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,難道真的要讓我懷孕嗎?可惡......宗的手好舒服......害我剛剛射完精的分身又發脹。

    「不要怕我會對你溫柔的。」他舔弄我的脖子,我的屁眼已經被他塞滿手指,他不停的攪動沒有停過,試著要把那裡弄得又軟又紅的。

    我不停的搖著頭,那裡又髒又臭的,重點是宗的動作是很溫柔,但是異物不停捅弄內部的感覺真的很糟糕。「等......等一下,那是什麼感覺......」宗的手指開始摳弄洞口上方,每攪動一次我身體就麻一下,好像可以擠出很多東西,「不行不行,好奇怪快點出來宗......」我開始求饒,因為我又想射了。

    「那裡很舒服的。」他並沒有停下動作,反而加快手指的速度敲打,我眼睛滑下眼淚,我的分身像水槍一樣滋出精液,我腦子被撞亂成一團。

    「哈──啊──」我不停吸取空氣喘息著。

    宗並沒有等我身體靜下來,就把硬物挺進我的身體裡,「不要!不要不要!好大!太大了!」我費盡所有力氣想推開宗,但是這樣的反抗只換來宗更深入我的洞口。

    「至高你那裡一直在把我吸進去。」宗微微勾起嘴角,很滿意自己的東西被我整個吞進去。

    現在的我應該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完全沒有反抗的優勢,但是羞恥的擠弄自己的屁眼,卻把宗的巨根吸的更裡面,好像連身體都渴望著宗的東西。

    他的腰開始瘋狂擺動,抽插的動作猛烈又快速,每一下都撞擊我洞口的深處,原本的疼痛感轉為快感,我吐著舌頭享受他硬物的抽弄攪動,蛋蛋打擊到我屁股的啪啪聲也色情的要命。

    我的腳夾著宗的身體,要他更深入我的身體,「宗我還要,還要──」我主動吸住他的嘴唇,大口喝下他的唾液跟汗水。

    宗看著我變的如此更加興奮的撞擊我,把我的腳抬得更開更高,好像在觀賞他分身進出我屁眼,搗擠出更多濃液,「至高我好愛你,好愛好愛你──」

    我也想回應他的愛,但是現在身體只想要他的硬物插弄我,像極了動物在求偶的狀態。

    宗的表情開始變的有點痛苦,他咬著下唇,「至高......我要讓你懷孕了喔.....會有點痛忍耐點。」他把我擁進懷裡坐在上面,抓著我的身體更用力戳刺我的身體,我開始覺得有點疼痛,屁眼附近逐漸發紅腫裂開來。

    「好痛......我好痛......」從宗的陽物那裡緩緩擠出跟茶葉蛋大小的圓型物體,一顆一顆的往我洞口、腸內擠壓,我真的快不能喘氣了。

    那個圓型物體就像被我腸子吸收了,也不知道擠了幾顆,我抓緊了他,感覺體內被撕開撐破。他溫柔的抱著我,沒有因為我疼痛抓傷他而生氣,反而他會親吻我的肩膀,要我放鬆一點。

    不知道這樣過了多久,圓型的物體跟著宗的精液通通進入體內,他慢慢的把我放在床上,細心的替我擦拭身上的髒污跟眼淚。「至高,這幾天不要亂跑,走路慢慢走,要注意保暖──」他一邊囑咐一邊幫我蓋上被子,「我得回家一趟,少來海邊吹風。」

    宗非常擔心我的身體,也不准我跑到海邊去找他,他的眼神雖然有點不安,但是盡量是擠出笑容。他摸摸我的肚子,「你們要乖乖的,不要欺負我的老婆。」

    我臉脹紅的跟番茄一樣,「你在說什麼傻話......」說的我好像真的懷孕了一樣。

    「我會來接你的,還有,千萬不要太靠近村裡的人。」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宗把笑容收起來,表情十分凝重。

    我想問些什麼,但是也不知道從何問起,腹部的灼熱感也越來越劇烈了,我皺起眉頭。

    「至高?至高你那裏怎麼這麼吵啊?」房間門被輕輕敲打,外婆在門外想了解我的狀況。

    「宗你快走。」我發軟的手不斷推動宗的身體想要他離開,被外婆看見宗在我房間怕會引來一堆質疑。

    他咬著下唇,遲遲緩緩的離開窗口,房間還殘留著些許海鹽味,我隨便敷衍了外婆幾句,但是她還是進到房間來,「至高,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」外婆的表情很冷靜,應該是說臉上爬滿皺紋的她經過歲月的催化已經不帶上情感,表情很嚴肅的她其實是很疼愛我這麼孫子的。

    我摸著肚子搖搖頭,「就鬧肚子疼,現在沒事了,外婆我想睡覺。」

    她的眉頭擠成一團,「是嗎?那這幾天就別出去了,整天晃來晃去危險。」她冷冷的說,「過幾個禮拜你媽就會來接你了,明天我煮粥給你吃。」

    是阿......想到這裡我的暑假好像快結束了,爸媽的事情也談的差不多,我不想離開宗,但是我想不到用什麼理由繼續留在這裡,宗也不可能跟著我回都市去,那裡沒有魚可以抓,也沒有海讓他保留身上獨有的海鹽味。

    怎麼辦......我不想離開.......我不想離開──

----待續-----
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鏡 的頭像
小鏡

花一般的泡麵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