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512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這幾根菸他抽得很快,吸不到兩口火花就燒到指尖附近,這樣子的抽法讓被百般摧殘的肺部更是經不起考驗。「喂,我不想還沒被人殺死,就被你的二手菸給害死。」黃湘香狠狠瞪著裝作若無其事的農,他整個人都快要被白煙包圍住,只能隱約看見背心上的毛,身上的煙味比眼前的屍體更令人受不了。

  農草草熄滅手上的菸屁股,不知道心頭上的不安是從哪裡來的,這樣子的感覺更讓他貪婪地想多吸幾口白煙。黃湘香蹲得很低,低得連屍體上爬滿的白色蛆蟲都可以看得很仔細,牠們緩慢地扭動身軀,穿梭在那堆爛肉裡,不亦樂乎地享受大餐。似乎是感覺到黃湘香的氣息,牠們努力挺直身軀捍衛寶貴的食物。

文章標籤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她蒼白的雙腳已經在天花板上晃了快兩個禮拜,黑暗中只能看見殘破的裙襬上滴落黑色的液體,空氣中瀰漫很重的血腥味。答……答……緩慢的水聲就像沒關緊的水龍頭,那樣的噪音是心靈上的一種折磨,如果她是新鮮的死屍,流出來的液體會淹到我的寶貝床單上。
我膽顫心驚地用眼角餘光盯著那個東西的方向,我腦袋不停轉動,試著不去在意,但回憶卻趁虛而入填塞我的腦海。其實之前我逃到鄉下也很膩了,那種寧靜會讓人耳鳴到覺得孤單。人口稀少的地方,青少年不斷外流,只剩兩腳都快踏進棺材的老人,默默坐在前院讓太陽曝曬皺巴巴的皮膚,他們的笑容裂開了一段歲月的痕跡。
但是時間久了那些滿嘴吊著八卦的三姑六婆,開始對我的過往感到興趣,整天在背後指指點點,用低俗的語言憑空捏造我的過去,可笑的行為。老實說這種鬼地方還是不適合我,那天我很快整理零落的行李,隔天就搭上最早的一班火車離去,離開了那個村子。
文章標籤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聖誕節.jpg 

感覺用sai的水彩畫線條真的比較好看呢~(是懶惰)

因為要跟朋友一起印刷,所以就只能快速畫完,上次萬聖節真的太累了,寄了五十幾張的賀卡簡直是笨蛋

最近時間不太足夠,所以聖誕節只能隨意畫了ㄚㄚㄚㄚ啊!!

不過有機會還是希望可以跟大家一起交換賀卡

文章標籤

小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